台中市光榮國中在課堂上實行「翻轉教室」(圖片來源:鍾敏豪提供)台中市光榮國中在課堂上實行「翻轉教室」(圖片來源:鍾昌宏老師提供)

國中生下課回到家,打開電腦、登入網站,他不急著玩線上遊戲,而是在均一教育平台上看數學教學影片、寫習題,還可以集點和勳章。目前均一平台的註冊人數已破6萬人,已累計超過3600支數學、科學等影片。每日影片觀看約5000次,習題作答量約3500次。

誠致教育基金會的目標是「關懷弱勢,科學救國」。2012年底,誠致成立均一平台,以風行全球的教學資源網站可汗學院(Khan Academy)為藍本,希望用「科技」提供每個人「均等、一流」的教育。

目前均一平台的教材以數學為主,從最基礎的國小算數、國中代數到高中排列組合、微積分,也提供國高中的生物、物理、化學,以及高中英語教學影片等。

計畫茁壯成為華文世界的教學平台

今年6月,誠致執行長呂冠緯、專案企劃鐘敏豪與專案教師曲智鑛,前往美國參加「翻轉教室年會(Flip Con 14)」,並順道拜訪可汗學院總部,希望藉由技術合作,讓均一平台能提供更好的華文教育資源,進而能幫助不同地區的偏鄉弱勢。鐘敏豪說,「既然我們的理念是均等一流的開放資源,那我們也希望未來有機會能幫助中國最偏鄉的地區。」均一平台也計畫於明年邀請翻轉教室的兩位創辦人Jon Bergmann、Aaron Sams來台,共同舉辦華文界的翻轉教室工作坊。

2014年6月,均一平台的同仁於美國參訪可汗學院。(圖片來源:鐘敏豪提供)

2014年6月,誠致於美國參訪可汗學院。(圖片來源:鐘敏豪提供)

2012年底上線之初,均一平台是翻譯可汗學院的數學影片。然而,有感於美國教材的文化脈絡對華人有些隔閡,均一平台於2013年開始轉向錄製在地化內容的教學影片。

那麼,可汗學院與均一平台有什麼不同呢?鐘敏豪表示,兩者的最大不同是可汗學院的管理方式較集中,課程多由可汗或其他專業教師設計腳本,再由可汗一人錄製課程。均一平台則相對開放,影片由多人錄製,且積極向政府與民間組織尋求合作,也期待能和更多老師一起努力,將專業的教育資源公有化。

翻轉教室翻出學生學習動力及老師教學熱情

誠致的使命是「扶弱」與「拔尖」,而均一平台可以同時達到這兩個目的 ── 學習速度慢的學生,可以在線上教學平台上面一次次練習;而學習速度快的學生,則可藉由自學進度超前。

以數學影片為例,各影片依照主題及難度分類,例如「算數」之下設有概數等單元,概數之下又有無條件進入法、四捨無入等教學影片,學生可按照需求安排進度。習題同樣以主題和難度分類,每組習題由數個相同概念的題目組成,若作答遇到困難,每個習題也有多個提示,漸進式點出該題的作答脈絡。

「在傳統方法裡,老師是學生的天花板,學生可以跳多高由老師決定,」鐘敏豪說。有了線上教學平台,學生自己決定要怎麼跳、要跳多高,老師轉而扮演支持角色,不必再花時間盯學生,師生間可更聚焦討論重要議題。

鐘敏豪說,除了要把線上學習的內容做好,還要讓別人知道該怎麼使用。因此,均一平台今年在台北、台東和台中舉辦了「翻轉教室工作坊」,合計有700人參與,8月將在台南舉辦第四場工作坊。

2014年5月於逢甲大學舉行的「中區翻轉教室工作坊」(圖片來源:鐘敏豪提供)

2014年5月於逢甲大學舉行的「中區翻轉教室工作坊」(圖片來源:鐘敏豪提供)

「翻轉教室」是將原本以講授為主體的課堂,轉變為以學習為主體的課堂。鐘敏豪舉「課前預習、課中討論、課後複習」流程為例,老師可在課前指定學生觀看教學影片並寫筆記,在課堂上讓學生討論各自學到的重點、統合想法,或指派學生上台報告,老師則從旁協助、提點。

這個過程除了提升學生自主性,也激發老師的教學熱忱,並可在課堂充分發揮老師的個人特質與經驗。有些老師試過幾次翻轉教學,跳脫原本千篇一律的上課方式,感到教學終於「活了起來」。

有趣的是,工作坊便是採「翻轉教室」的方式進行。工作坊提供線上課程,有意報名的人須先看完指定資料,才能通過審核,加入工作坊、參與討論及實作。

部份老師擔心,「老師的角色是不是會被取代?」甚至會問,「我們用你們的平台,是不是課堂就被平台綁架了?」鐘敏豪回應,均一平台只是輔助工具,老師用均一平台輔助教學,並不是全盤照收。除了講課,老師還有許多更重要的任務,例如經營班級、引起學生動機等,不可能被線上平台取代。

積極與官方及民間合作

均一平台除了專注充實教學平台的內容,還將觸角向外延伸,積極尋求與官方以及民間組織的合作。

目前教育部的「國民小學及國民中學補救教學實施方案」,由國中小學教師每年篩選國語文、數學、英語單一學科成績為該班級後35%者,另外接受篩選測驗,未達標準者須接受補救教學。

各縣市或各學校的操作細則略有不同。以新北市新店國小為例,國語、英語、數學三個科目的學期成績落在全班後25%的學生,需要接受篩選測驗,低於60分者須接受補救教學。補救教學歷時一學期,課程結束後會再測驗一次,達到60分即不用再接受補救教學,未達標準則仍須繼續「補救」。

鐘敏豪說,目前的補救教學大多是把學生集中起來,「再教一次」原本的內容,但參與補救的學生之間學習程度落差大,這種均等化的教學方式成效不彰。因此均一平台積極與教育部合作,希望能以平台資源協助,老師可針對學生各自的程度,以不同的影片和習題分別指導。

均一平台也以開放的態度與其他民間組織合作。以今年首度舉辦「國中教育會考」來說,約有33%、共9萬名考生的英語和數學落入「待加強」等級,亦需要補救教學。對此,均一平台和台大創意創業學程學生成立的「ScoreMaster」平台合作,推出「自己的數學自己救」計畫,解答學生對數學會考的疑惑。

外在限制可克服 困難來自人心

台東縣桃源國小用均一教育平台上課(圖片來源:鍾敏豪提供)

台東縣桃源國小用均一教育平台上課(圖片來源:鐘敏豪提供)

台東縣桃源國小是均一平台長期的合作好夥伴,鄭漢文校長導入均一平台作為輔助教學方式,成功帶動學生自主學習風氣。教學模式漸漸成形之後,鄭校長開始向外推廣至台東和平國小等學校,現在更有老師直接將教學歷程與想法分享到「均一教育平台討論區」。

很多人可能會想,偏鄉電腦及網路設備不足,是否適合引進科技教育?其實不然。根據行政院研究發展考核委員會100年度調查,全台學生家戶電腦擁有率平均為96%,其中最低是屏東縣的91.8%,其次為台東縣的92.4%。另外,全台學生家戶連網率平均92.1%,其中最低為屏東縣的84.8%,再來是雲林縣的84.9%。換句話說,全台八成以上的學生家裡有電腦及網路可用。

行政院研考會發表的「民國100年縣市數位機會發展現況」(圖片來源:鐘敏豪提供)

行政院研考會發表的「民國100年縣市數位機會發展現況」(圖片來源:鐘敏豪提供)

因此,鐘敏豪認為硬體的限制不大,困難反而來自於人。「事在人為。如果人不願意『為』的話,就沒辦法有任何影響。」有些老師一開始就排斥新方式、或不願接受新資訊,「沒辦法讓老師有動機去改變,這是我們遇到最大的困難。」

草根性力量崛起政府須善用並協助

談及對台灣教育體制的看法,鐘敏豪先強調,他不是體制內的人,僅是提出一些建議與觀察。他認為,雖然是困難的挑戰,但教師的聘用制度及評估機制需要調整。前者過度重視考試,忽略老師的人格特質;後者則應給予優秀教師該有的肯定,並淘汰不適任的老師。「機制面做好的時候,正向循環就會起來,問題就自己解決了。」

近年教育界出現越來越多草根性力量,例如「教育噗浪客」、「生物趴辣客」及「學思達社群」。一線的教育工作者最了解需求,當這些力量起來了,鐘敏豪認為政府應了解並幫助他們的需求,而非政府制定政策、學校被動執行的傳統方式。

鐘敏豪也提及,十二年國教政策的理念很好,但上游制定課綱的學者,與一線教學的老師之間經過多層資訊傳遞,很難直接了解彼此的想法。因此,均一平台希望以錄製影片等方式,讓資訊能從最源頭直接傳至尾端的老師,避免無效率、甚至扭曲的溝通。

不過鐘敏豪坦承,「站在體制外看當然比較輕鬆」,均一平台畢竟不是體制內的教育專業,只是希望能引進不同的力量,並謹守「做對的事情,而不只是把事情做對」。

為自己創造快樂也為社會創造改變

NPOst採訪鐘敏豪(右)。(張傳佳攝)

NPOst採訪鐘敏豪(右)。(張傳佳攝)

鐘敏豪大學就讀師大物理系,在高中教學實習一年後,發覺自己不適合學校的工作環境,且面對學生疑問物理「以後出去要用在什麼地方?」卻無法回答,之後便轉念光電所,並進入台積電工作。

因緣際會之下,鐘敏豪參與了以立國際服務的國際志工。第一次出隊至柬埔寨時,鐘敏豪驚覺,我們以為自己擁有比較多,所以比較快樂,但當地人什麼都沒有、非常單純,反而更容易快樂。這個經驗對鐘敏豪產生極大衝擊,「最終回到『怎樣獲得實在的快樂』。當你發現你的存在有價值,才能感受到快樂。」鐘敏豪因此離開台積電,加入了剛起步的誠致,成為第三位員工。均一平台目前有14位正職員工,約有一半是負責平台開發的工程師。

誠致座落在青島東路與鎮江街口,從窗戶望出去便是立法院後門──太陽花學運的大本營。辦公室位處「一級戰場」,直接感受到當時憤怒及哀傷的氛圍,而且負面情緒的感染力很強,大可直接去街頭抗議。但鐘敏豪說,「當我們同仁發現,以均一夥伴所擔任的角色來說,坐在基金會裡做這些事情,可以貢獻的社會影響力比站在那裡大。」均一平台的運作總不能因此停擺,所以決定堅守崗位,以務實的行動來創造改變。

 

創作者介紹

BENEVO台灣部落格 之 科技應用。創新與分享

BENEV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