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Sainsbury’s 連鎖超市為達到零廢棄目標,將廚餘垃圾用來發電,門市不必繳電費。

 

台灣超商、量販店、超市等通路商1年近3.7萬公噸過期食品當成垃圾丟棄,這些有機廢棄物其實可以用來發電。英國第二大連鎖超市Sainsbury’s 採行零丟棄政策,利用廢棄食品(food waste)進行沼氣發電,1年產生的電力可供超過5000戶家庭使用,成為英國第一家電力自給自足的超市。

Sainsbury’s 將下架食品用於發電,每天清點未賣完的食物,仍可食用的捐贈慈善團體,不適人食用就做為動物飼料,其他由物流卡車回收送至集中場點,由合作業者進行發電。這項作法不僅解決垃圾掩埋場不足的問題,也產生新的能源。

2014年Sainsbury’s位於坎諾克市(Cannock)的門市成為第一個利用廢棄食品提供全數用電的超市,考量該門市距離合作業者的沼氣發電廠不遠,決定新建一條約1.5公里的電纜直接供電,不必再依賴國家電網。

Sainsbury’s 與回收業者ReFood達成協議,後者從該公司儲藏倉庫取得廢棄食品,送到厭氧消化處理廠產出沼氣。ReFood將這些沼氣輸入國家氣網,Sainsbury’s 門市再經由第三方取得用以提供電力及暖氣,讓能源使用能達到碳中和。這項合作已促成該連鎖超市10多家門市降低能源支出。

對Sainsbury’s 而言,利用廢棄食品發電具有商業價值。若將過期食品運往掩埋場處理,每公噸處理費近台幣6000元,將其轉化為能源,支出就大幅減少;還能確保門市的能源供應,不必擔心限電危機。

看看英國,想想台灣,為紓緩夏日尖峰用電吃緊問題,擁有大量廚餘的超市、大賣場可以考慮用廚餘發電,一方面確保電力無虞,另方面減少汙染。

(中國時報)

Reference: http://www.chinatimes.com/newspapers/20170514000342-260114

 

國外廚餘垃圾如何處理

英國:變廢為寶

英國是世界上最早推行城市化的國家。目前,英國全國人口總數約為6200萬,其90%以上人口居住在城市。城市化進程是人類的一大進步,但是同時帶來許多「城市病」,廚餘垃圾便是其中的一種。

面對每天城市居民產生的成千上萬噸的廚餘垃圾,英國各大城市的市政部門曾經傷透腦筋。對於廚餘垃圾,他們以往的做法是與其他生活垃圾一道處理,大都是深埋地下,通過生物化解予以處理。但是他們同時發現這些廚餘垃圾如此簡單處理實屬可惜,認為應該讓其中的有用物質實現再利用,於是把廚餘垃圾處理成為有機化肥的做法早早就在英國付諸實踐。

英國這種讓廚餘垃圾變廢為寶的做法原理很簡單,那就是把廚餘垃圾集中起來,堆肥發酵,最終成為有機肥料。新理念被民眾廣泛接受後也帶動了兩個市場的興起。一是廚餘垃圾處理設備製造企業雨後春筍般地出現,他們的目標客戶群是大型酒店、飯店、食品連鎖店,這些客戶把廚餘垃圾收集起來,通過設備處理後生產出有機肥料,在市面出售後作為他們的二次收入。二是英國的一些閒置土地被投資開發利用。據報導,英國的一家信託投資公司早年曾出資購買一塊閒置土地,他們在土地上把從居民那裡收集的廚餘垃圾處理成有機肥,然後把施過肥的土地分配給社區居民種菜。沒有想到,這一創意大獲成功,修整好的土地很快被居民搶奪一空。目前,該投資公司正計劃擴大投資,協助地方政府做好廚餘垃圾的處理工作,他們計劃到2025年幫助一些地方政府將廚餘垃圾循環利用率提高到70%。

近年來,英國在廚餘垃圾處理方面最具轟動效應的當屬利用廚餘垃圾發電的消息。去年11月,英國廢物處理公司耗資2400萬英鎊,在英國斯塔福德郡坎諾克市建設了全球首個全封閉式廚餘垃圾發電廠,利用廚餘垃圾進行發電。目前,該廠平均每天可以處理12萬噸垃圾,發電150萬千瓦時,可供應數萬戶家庭24小時用電。這家發電廠的成功運轉也激發了投資者的興趣。有人預計,到2020年,英國將新建大約100座類似的垃圾發電廠,每座的耗資都將超過1000萬英鎊。屆時,英國將有幾百萬家庭使用來自廚餘垃圾發電廠的電能。

法國:強制分類

一位法國的哲人說,垃圾是「擺錯了位置的財富」。這一點在法國體現得尤為明顯。在法國,經常能夠看到有人大兜小兜地拎著幾袋子瓶子到一個類似人造衛星返回艙似的龐然大物前面,然後將瓶子一個一個扔進這個大大的「返回艙」肚子裡面。其實,這並不是什麼衛星返回艙,而是專門回收玻璃瓶子的垃圾回收箱。

這只是法國完善的垃圾回收體系中的冰山一角。法國對日常垃圾分類有著嚴格的規定。一般的垃圾,簡單地分為可回收垃圾和不可回收垃圾,每棟樓的地下室里,都有一個垃圾房,房子裡放著兩排大垃圾桶,一排是綠色蓋子的,另一排是黃色蓋子的,這兩種顏色分別代表兩類垃圾,綠色蓋子的是專門用來裝不可回收垃圾的,而黃色蓋子的則用來裝可回收垃圾。每個住戶的家中一般都有用來裝垃圾的大袋子,把生活垃圾和廚餘垃圾等都放到袋子裡,拿到垃圾房,然後就要分門別類地放好。有的垃圾房裡還有攝像頭,如果不按照要求分類,還有可能會吃到「罰單」。

而像酒瓶子、醬油瓶子以及罐頭瓶子之類的玻璃製品垃圾,是不能放到樓下的垃圾房的,而要投到馬路邊專門用來回收玻璃瓶子的垃圾桶里,也就是文章開頭時提到的「返回艙」。

對於餐館和其他餐飲行業的廚餘垃圾又跟日常民用垃圾的處理方式截然不同。在這方面,法國政府有嚴格規定並要求餐飲業從業者對廚餘垃圾進行強制分類。一般來說,所有餐飲業廚餘垃圾將被分為無害、中性、危險3個級別,並進一步細分為20個門類,並以此決定是回收、深埋或是焚燒處理。

以餐廳食用廢油回收為例,早在1992年,法國垃圾處理法就明確規定,餐廚廢油不得與其他廚餘垃圾混合丟棄。此外,根據法律,餐廳也不能把用過的餐廚廢油直接倒入下水管道,或當普通垃圾扔掉。如果因為處置廢油不當造成下水道堵塞等情況,餐廳會被處以高額罰款,甚至被勒令停業,對於多次違規的餐廳,還將追究經營者的刑事責任。據統計,法國每年有超過40%的餐廚廢油能得到回收利用,而且這一數字還在逐年上升。

 

在法國,垃圾分類回收既是一種行為和習慣,又是一種經濟體系。每年80%的廢棄包裝類垃圾都得到了循環處理。63%的廢棄包裝類垃圾經再處理後被製成了紙板、金屬、玻璃瓶和塑料等初級材料,17%被轉化成了石油、熱力等能源。

韓國:減少排放

隨著經濟發展和人口增加,韓國的廚餘垃圾排放量也不斷增多。據統計,自2005年以來韓國的廚餘垃圾排放量平均每年增加3%左右。2008年平均日排放量為1.5萬噸,2012年估計將達到1.7萬噸。與此同時,垃圾掩埋場空間越來越小,垃圾處理設施增設難度越來越大,廚餘垃圾的處理難題也越來越突出。韓國各級政府越來越認識到,解決廚餘垃圾的辦法只有從源頭上減少排放。

首爾市的做法也是來源於這種共識。首爾市作為韓國的首都,是韓國人口最多、經濟總量最大的城市,這也決定了其必然是韓國廚餘垃圾的排放大戶。該市在2008年的廚餘垃圾排放量為每天3350噸,超過全國排放總量的五分之一,其中家庭廚餘排放量為每天2094噸。

 

首爾市自2011年起選定8個區開始針對廚餘垃圾進行「從量制」收費試點。今年將對試點中出現的問題做進一步的修改完善,進而從明年開始在全市25個區對單獨住宅和共同住宅普遍實施廚餘垃圾「從量制」收費。

對廚餘垃圾排放實施「從量制」客觀上確實比一般生活垃圾要複雜。一是量的標準問題,是以排放體積計算還是以排放重量計算,需要考慮多種因素。二是增加設備的問題。無論以何種方式計費,都需要增加相關設備,政府必須投入足夠預算。在經過論證之後,首爾市決定,一是在計費方式上不採取「一刀切」。二是對相關設備投入進行財政補貼。

市政府在4月10日公布的計劃中提出了三種計費方式。一是跟一般生活垃圾一樣,由政府統一製作廚餘垃圾袋,居民使用的垃圾袋越多則付費越多;二是在各小區設置智能廚餘垃圾桶。居民在倒廚餘垃圾前必須先刷卡,垃圾桶自動開啟,垃圾倒入時自動測定重量並按重量計費;三是電子標籤方式。即居民使用統一規定的容器排放廚餘垃圾,排放時必須在容器上粘貼向政府購買的電子標籤,政府在收取垃圾的同時回收電子標籤。針對這三種計價方式,各區政府可選擇任何一種適合本地實際情況的方式實行。

為了配合廚餘垃圾「從量制」的實施,首爾市政府還準備在全市居民區推廣使用「廚餘垃圾壓縮機」,該機器通過發酵、粉碎、乾燥等程序可將垃圾量減少80%。市政府計劃對每台壓縮機提供每年250萬韓元的運行補貼。根據預測,首爾市在實施「從量制」之後,該市的廚餘垃圾每天會減少670噸左右。到2014年,該市家庭廚餘垃圾總量將減少20%,每年該項垃圾處理預算將節省195億韓元。

新加坡:周密規劃

垃圾的回收和處理一直是新加坡政府環境保護的一項工作重點。面積狹小、人口稠密的新加坡通過嚴格的立法和先進的垃圾處理理念,鼓勵全社會推廣垃圾的減量化、資源化和再循環利用,收到了明顯的成效。

廚餘垃圾是生活垃圾中的主要部分,如何處理掉每天生活中產生的大量廚餘垃圾確實是一個大的難題。在新加坡,廚餘垃圾的處理一般分為兩個部分,一個是民眾生活區的廚餘垃圾處理,一個是小販中心(大眾食閣)的廚餘垃圾處理。

對於生活區廚餘垃圾的處理比較簡單,因為新加坡所有的樓層的住戶內都有垃圾通道,人們一般都把家中產生的垃圾(包括廚餘垃圾)用垃圾袋裝好,直接投入到垃圾通道,然後由小區的物業管理專業人士把這些生活垃圾集中起來,最後用封閉的垃圾車拉走,運送到垃圾焚燒廠進行焚燒和壓縮處理。一般來說,經過焚燒後的垃圾體積只有焚燒前的十分之一大小,經過壓縮後再集中填埋。整個過程封閉、衛生,對環境沒有造成絲毫的影響。至於那些需要分類處理的生活垃圾,在每個樓層底部都有分類垃圾桶,具體註明了不同性質垃圾的種類需要放在不同的桶里,一目了然,非常方便。

其實,新加坡大量的廚餘垃圾都產生於小販中心(大眾食閣)。大眾食閣都是統一管理的,吃完飯的碗筷刀叉有專人收取、集中清洗;廚餘垃圾也有專人收拾後放到指定的垃圾桶,統一運走,焚燒、壓縮、填埋,與一般家庭的生活垃圾處理無異。但是,對於各個食品攤位用過的食用油(廢油),根據政府規定,不允許與其他廚餘垃圾混在一起,要專門存放,然後由政府指定的專業公司定期上門收取,統一回收利用,以製造生物柴油或者其他用品。如有違反規定者,一旦被查獲,政府將嚴懲不貸,或者高額罰款,或者取締經營資格,絕無特赦。

新加坡歷來強調法制,對垃圾處理過程中的所有環節均有周密的規範,注重法律責任,如有違犯,嚴懲不貸。同時,新加坡環境局下屬的公共教育處通過媒體、社區、學校等各種媒介,在公眾中開展環境保護的宣傳教育活動,使國民充分認識到垃圾處理的必要性以及政府收取垃圾處理費用的合理性。新加坡自1965年建國以來就實行垃圾處理收費制度,但是企業沒有資格直接對垃圾產生者收費,而是由政府負責收費再向該企業轉移支付。

美國: 推動利用

美國每年產生的廚餘垃圾數量龐大,並呈逐年遞增之勢。2000年產生的廚餘垃圾約為2600萬噸,2010年已經增至3400萬噸。廚餘垃圾是美國第二大垃圾來源,僅次於紙張,占據城鎮固體廢棄物總量近14%。從整體上看,美國在處理廚餘垃圾方面落後於歐洲國家和加拿大,主要處理方式仍然是填埋,97%的廚餘垃圾被一埋了之。由於回收率較低,廚餘垃圾一直在美國的垃圾填埋場占據最大份額。據有關部門估算,2009年,美國被掩埋的廚餘垃圾大約排放了1.2億噸甲烷。

近年來,隨著環保意識的提高,美國政府和民間積極推動廚餘垃圾的回收利用。美國各州根據當地情況,正在建立各自的廚餘垃圾處理回收體系。例如,加利福尼亞州在利用廚餘垃圾發電方面取得較大進展。在舊金山市的東灣區,回收人員對從當地2000多家餐館和食品店收集的廚餘垃圾進行發酵,利用產生的甲烷發電。2010年該地區每周處理廚餘垃圾的能力約為100噸,發電量大約能滿足1300戶居民的用電需求。

通過蚯蚓堆肥、密封容器堆肥等廚餘垃圾處理方式在美國一些州也獲得較多推廣應用。賓夕法尼亞州的州立學院鎮是該州惟一開展路邊收集廚餘垃圾堆肥活動的城鎮。該鎮擁有一個設施良好的院落,以前主要用於園林垃圾回收,目前開始回收廚餘垃圾。回收人員嘗試著把廚餘垃圾和園林垃圾一起做成肥料,並在當地使用或者出售,每年可以製造大約3000立方碼(約合2000多立方米)的肥料。


Reference:https://read01.com/ PR4QKj.html

 

廚餘再生之路

05/23/2016 - 22:00

十多年前,民間開始推動廚餘回收,各地方政府也跟進,廚餘回收成為民眾普遍的習慣。但根據環保署統計,台灣廚餘回收率只有10%,近幾年始終無法提升,大部分廚餘依舊被送進焚化爐。廚餘回收為何卡關?該如何打開廚餘再生之路?

採訪/撰稿 張岱屏
攝影/剪輯 陳忠峰

很多人都知道,廚餘分兩種:生廚餘跟熟廚餘。但你可能不知道,這兩種廚餘送到回收桶後,命運大不同。熟廚餘是養豬搶手貨,一桶可以標售到兩百多元,但生廚餘卻沒人愛。以台北市為例,一噸生廚餘送給業者處理,必須付給業者1200元處理費,加500元運輸費,對縣市政府來說是賠本生意。全國以台北市及新北市的生熟廚餘分類回收做得較完善。

民國103年,台北市委託的堆肥處理業者,因為遭到居民抗議,停止運作,導致生廚餘一度無處可去,面臨爆滿危機。危機之後,台北市政府檢討廚餘處理對策,首先在內湖焚化場設置了全國第一座生廚餘前處理設施,生廚餘經過脫水、破碎、磁選等程序,再交由廠商堆肥利用。

生廚餘在輸送帶上除了經過機器篩選,還必須經過清潔人員把關,將不能堆肥或機器不能處理的部分,一個個挑出來。生廚餘經過這套固液分離的處理系統,水分被當作污水送到污水處理廠,剩下殘渣重量只剩下30%,再交給民間堆肥場作有機肥,大幅減少生廚餘運輸處理費用,一年可以幫市府省下1100萬處理費,設備投資大約兩年可回本。

全台灣目前只有台北市跟新北市,是付費請民間堆肥業者來處理廚餘,其他縣市受限於場地跟財力,生廚餘回收比率偏低。環保署曾補助地方政府設置69座廚餘堆肥場,但有三成以上用地不符土地使用管制規定,有兩成七日處理量不到設計量的一半,監察委員認為環保署未善盡職責,曾在去年提出糾正案。其中彰化縣四座廚餘堆肥廠,實際處理量只有環保署核定的17%,也遭監委糾正。

根據環保署資料,彰化縣103年廚餘回收率4.9%,在全國吊車尾。彰化縣去年曾因為焚化爐歲修爆發垃圾危機,為了減少垃圾量,彰化市公所從去年開始回收市場與水果攤的生廚餘,市場攤商也都全力配合。

彰化市清潔隊用生廚餘,再加上修剪樹木後的樹枝粉碎,做成的木屑混合、發酵之後,做成有機肥,民眾可用廢手機、廢電池等資源回收物,到清潔隊兌換。幾個月下來,清潔隊出品的有機肥相當受歡迎。然而受限於法規與場地,彰化市目前還沒辦法將生廚餘回收,擴及到一般家戶。

為了做生廚餘堆肥,彰化市每個月要多支出258000元成本。但是垃圾量減少並不會讓彰化市少付垃圾處理費,因為彰化縣垃圾費是採取隨水費徵收,縣政府每個月是按照水費比例,計算各鄉鎮該上繳的垃圾處理費,彰化市垃圾量雖然只佔全縣的1/6,卻必須上繳1/5的垃圾處理費。垃圾費無法反映實際垃圾量,以致各鄉鎮缺乏垃圾減量的誘因。

基隆市因為腹地狹小,沒有堆肥廠,近幾年廚餘回收率逐年下滑。市場清出來的垃圾裡,夾雜著大量果皮跟菜葉,居民看在眼裡覺得很可惜。和平島的媽媽們決定發起搶救生廚餘行動。

台中市目前也沒有全面回收生廚餘,住在東海里的居民決定自己來,營造一個食物循環的生產基地。這裡原本是廢耕多年的農地,四十多個家庭一起,將荒廢土地變菜園,利用廚餘堆肥改良土壤。

其實廚餘也是很好的再生能源。元培大學的陳文欽老師實驗發現,一噸廚餘發酵產生的甲烷,可以產生100度電力,以及510公斤的固態肥料。台北市政府目前正規劃一座200公噸的廚餘生質能廠,預計一年可以發電792萬度電,減碳效果達412萬公斤,預計明年開始進行環境影響評估與選址作業。

廚餘當作生質能發電,在先進國家已是成熟技術,也是未來發展趨勢。看守台灣協會秘書長謝和霖則建議,中央政府應該提出誘因,提高縣市政府回收生廚餘的意願。例如由農委會補助,收購生廚餘做成的堆肥,供農民使用。

廚餘占垃圾量的三分之一,如果再生利用,它既是能源,也是肥料。政府在廚餘利用上必須做長遠規劃,才能讓地力循環,生生不息。

Reference: http://ourisland.pts.org.tw/content/%E5%BB%9A%E9%A4%98%E5%86%8D%E7%94%9F%E4%B9%8B%E8%B7%AF#sthash.Ts7zGJNj.dpbs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BENEVO台灣部落格 之 科技應用。創新與分享

BENEV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